足球赛事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国际足球 >

国际足球

这一次世界杯在哪个国家举办_亚洲杯举办城市

发布时间:2021-11-23 10:41国际足球 评论
■本报记者吴姝世界杯两年一届,赞成还是反对?当国际足联(FIFA)世界足球发展总监温格本月初正式提出缩短世界杯举办周期的提案后,这个关于“足球明天”的话题在FIFA官网主页“...

■本报记者 吴姝

世界杯两年一届,赞成还是反对?当国际足联(FIFA)世界足球发展总监温格本月初正式提出缩短世界杯举办周期的提案后,这个关于“足球明天”的话题在FIFA官网主页“霸榜”,争吵的“硝烟”也弥漫至今。

支持方众口一词:让更多人圆梦

关于改革世界杯周期的讨论源于今年5月的国际足联全体大会,211个成员中的166个赞成沙特阿拉伯足协的提议,即研究每两年举办一届世界杯的可行性。这次提议其实并未被舆论过多关注,大多数人认为并不可行。

谁不曾想,国际足联确实研究了可行性,并认为“相当可行”。本月3日,温格向法国媒体阐述了具体的改革方案:在2026年北美世界杯后,每两年的偶数年举行一届世界杯;奇数年则举办各大洲的洲际锦标赛;缩减不必要的常规预选赛,去掉9月、11月和6月三个比赛窗口,整合到3月和10月两个时段;保证参赛球员在大赛后强制性休息至少25天。

温格认为,这样一来,球员可以减少往返国家队和俱乐部之间的旅行,在国家队和俱乐部之间的参赛数达到2比8的平衡;此外,新日程还能缩小不同地域足联之间日益扩大的差距,温格说, “一个出生于穷乡僻壤的男孩和一个出生在足球强国的男孩,所拥有的机会是不同的。我想给每个天才一个机会。”

国际足联设立了一个由退役顶级球星组成的“男子足球未来技术咨询小组”,并于本月8日至9日在卡塔尔多哈举行关于世界杯周期改革的讨论会议。支持周期改革的与会球星不在少数。巴西巨星罗纳尔多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四年实在太长了。我想许多成员协会会支持新的提议,这可以增加它们参加世界杯的机会。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参加世界杯,我所有朋友的梦想也是。有了这样的改变,越来越多的人可以梦想成真。”

澳大利亚球星卡希尔也是公开的支持者, “我和阿里-哈布西(阿曼著名球星)聊过,他花了19年力争帮助阿曼队打入世界杯,但一直无法如愿。(包括阿曼在内)还有133个成员协会从未打进世界杯。”卡希尔说,他支持国际足联筹集更多资金并用于发展这些成员协会的足球事业。

官方全球调查报告掩盖一个事实

国际足联于16日发布了一份全球调查报告,称“大多数球迷支持世界杯更频繁地举办”。从公布数据中可以看到,在来自23个国家和地区的2.3万名受访者中,45%的受访者支持世界杯四年一届,55%的人支持世界杯更频繁地举行。

颇值得玩味的是,国际足联的结论有些故意地掩盖了一个事实——支持世界杯四年一届的球迷仍占相对多数,在55%的“改革派”球迷中,30%支持两年举办一次世界杯,14%觉得三年一届更好,另有11%希望每年举办。

如果按地域划分,在全球六大洲足联中,来自非洲的球迷最支持改革提议,35%的该洲球迷支持两年一届,与四年一届的支持者大体相当。而欧洲球迷最为保守,54%的该洲球迷希望维持现状,只有26%支持两年一届,其中英国的反对声最为强烈,80%的英国球迷不希望改变现状。

英国民调机构YouGov也给出相应调查结果,64%的英国球迷不同程度地反对两年一届的世界杯,只有21%表示支持;如果世界杯更频繁地举行,39%的英国球迷觉得他们可能会更少地关注世界杯,只有15%的人认为世界杯的收视率会因此升高。

同样,在多个中国媒体机构作出的网络调查中,支持世界杯赛期不变的中国球迷数量要远远高过“改革派”。

触动利益,欧洲足球界强烈反对

球迷支持还是反对,或许还难以断定。而最明确的反对方,一定是足球市场高度发达的欧洲足球界。

“国际足联正在通过一系列舆论公关活动来推动这一提案通过,”欧足联主席切费林在温格向媒体透露提案条款后立即“硬怼”国际足联。欧足联随即也展开了舆论战。国际足联在多哈召开会议期间,英国《泰晤士报》发表了对切费林的专访,切费林警告国际足联,如果一意孤行,欧足联将抵制世界杯,“南美洲足联大概也会这么做。”切费林说,两年一次的世界杯将会“杀死足球”, “每年夏天都踢一整个月的大型赛事,这对球员来说简直是谋杀。”而且两年一度的世界杯可能和女足世界杯、奥运会相撞, “就像奥运会一样,世界杯的价值在于四年一度,你需要等待这场盛会。”

欧足联55个成员协会于上周召开会议商讨对策。据《南德意志报》报道,切费林已致函国际足联,要求与因凡蒂尼举行一次面对面的紧急峰会。国际足联在20日作出回应,将于9月30日邀请211个会员协会参加线上会议,并将与六大洲足联、各联赛方以及俱乐部、球员代表进行“新一轮磋商”。

大部分欧洲顶级俱乐部也坚决反对世界杯赛期改革。利物浦主帅克洛普直言,两年一届世界杯的提案“完全是为了钱”。 “没有比足球更无情的运动了。不管人们说什么,比如更频繁的世界杯能给更多国家机会,但这一切最终都是为了钱。”克洛普表示, “世界杯改为两年一届,对于那些还要参加欧洲杯、欧冠等赛事的顶级球员来说,难道每年只能休息三个星期?”

克洛普或许道出了欧洲足球界和国际足联矛盾背后的深层原因。数据显示,在2016-2020年期间,欧足联的收入为125亿美元,几乎是国际足联收入(64亿美元)的两倍。国际足联大部分收入来自世界杯,欧足联除了拥有欧洲杯,还有欧冠等顶级俱乐部赛事贡献收入,每年入账的收入相对平稳。而此前国际足联高调宣布改革世俱杯,将其从现在的7队扩展为24队参赛,就被视为希望从欧洲俱乐部赛事利益中分得一杯羹。若世界杯两年一届,因疫情中断的世俱杯改革或许也将不了了之。

这场争论从一开始就涉及利益,国际足联要的有些多,而欧足联很难作出让步。但在由200余个会员协会组成的国际足联全体大会上,经济上强势的欧足联却是弱势方,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足球界内部围绕这一话题将进行激烈的暗中争斗。

来源:文汇报

广告位